流程监督

0512-65218703

招贤纳士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苏州吴都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  

联系我们

新房一览

服务热线:

        园林是一种模拟的山水,喜爱园林肯定喜爱山水,不爱山水的人不会去造园。古代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说岭南地区是穷山恶水,如果是穷山恶水,那个时代如果对它的山水是这样一种认识就不可能有人造园林,不可能有人在家里模仿一个穷山恶水。所以一定是很喜欢山水,山水很美的情况下才会去造园。但是,喜欢山水有两种,一种是自己到山水里去,自己到山里隐居起来,这样的人也不会造园林,因为造园就是把山水搬到自己家里。中国古代文人形成这种园林意识的过程中有一个根本的变化,就是由隐逸意识向园林意识的转变。隐逸就是直接到山林去隐居了,园林性格就是把山水搬到家里来,模拟一个山水。 

从隐逸意识到园林性格
        中国古代的文人有一个怪脾气,老是认为官场是一个庸俗的地方,喧闹的地方,烦恼很多的地方。他们老是想找一个地方把这种烦扰之气洗掉,那答案就是在花前月下,在山水之间。所以,自古以来那种脱离现实烦扰的城市生活,转向寄情山水的人,我们都称之为一个高雅的名士。如吴越的范蠡告别名利场,与美女西施泛舟于太湖之上。而到了汉朝,严子陵突然从朝班里失踪,跑到他家乡富春江钓鱼去了。这些都成了千古隐逸之士津津乐道的佳话。但是在汉朝的时候,大概这种隐逸还是比较个别的情况,虽然大家很羡慕,但是还不太多。但是到了魏晋时期,就是经过东汉三国的大战乱以后,到魏晋时期隐逸就成了很高尚、很时尚的行为。比如说陶渊明写的《桃花源记》,那时的文人不爱干实事,却偏爱谈虚弄玄。人们认为只有那些身份地位不高的人,才整日营营苟苟,汲汲于功名利禄,而真正的贵族,门阀高尚的人,却反而乐得游山玩水,逍遥自在了。于是就有了谢灵运的山水诗与陶渊明的田园诗。
        魏晋的时候,隐逸变成是一种高尚的人的追求,其实是社会出了问题。因为国家、社会要发展,要繁荣,要治理,必须有品格高尚和有才能的人来管,如果人人都像严子陵这样玩失踪,像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,习惯性地撂挑子,那国家就只有靠那些俗人和没文化的人来建设、来治理了,这岂不糟糕?所以到了唐代以后,皇帝开始专门延请一些隐士出来做官,为此,归隐甚至成了许多人求官的特殊门径,“终南捷径”一词就是这样来的。可是隐士们做了官,内心对隐逸价值的追求和向往却又是坚定不移的,如何解决入仕与隐逸之间的矛盾呢?这就有了“大隐、小隐”的说法,出现了大量的“中隐”之士,就是入仕为官却又能寄情山水的人。既然要上朝,那是再没有时间一味地游山玩水了啊,怎么办呢?那就在自己的家中营造山水吧,这样有了文人的后花园了。所以,社会价值由隐士向“中隐”之间的转变,就是文人士大夫之中园林大行其道的基本原因,这时古代的隐逸意识就变成了园林性格。

 

园林生活的三种境界

 

        园林生活可以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快乐?白居易有一首诗是讲严子陵的,“富春江上子凌滩,路远江深去更难。何如家祠通小院,自家房下垂钓竿。”意思就是说不要学严子陵到富春江去钓鱼,在自己家门前就可以钓鱼了。经过唐朝以后到了宋朝以后又出现好几个传世的文人园,像沈括的梦溪园、司马光的独乐园、苏舜钦的沧浪亭。这种园林能给人带来什么快的呢?像沈括的梦溪园:“渔于泉,舫于渊,俯仰茂木美荫之间,所慕于古人者,陶潜、白居易、李约,谓之‘三悦’。与之酬酌于心目之所寓者:琴、棋、禅、丹、茶、吟、谈、酒,谓之‘九客’。”司马光《独乐园记》:“逍遥相羊,唯意所适,明月时至,清风自来,行无所牵,止无所泥,耳目肺肠,悉为己有,踽踽焉,洋洋焉,不知天壤之间复有何乐可以代此也。”你看他多喜欢园林生活。孙舜钦的《沧浪亭记》:“予时榜小舟,幅巾以往,至则洒然忘其归。觞而浩歌,踞而仰啸,野老不至,鱼鸟共乐。形骸既适,则神不烦;视听无邪,则道以明。返思向之汩汩荣辱之场,日与锱铢利害相磨轧,隔此真趣,不亦鄙哉!”这个是沧浪亭给他带来了如此的快乐。白居易《草堂记》里面还有一段话,“乐天既来为主,仰观山,俯听泉,旁睨竹树云石,自辰及酉,应接不暇。俄而物诱气随,外适内和,一宿休宁,再宿心恬,三宿后颓然嗒然,不知其然而然。”这里说的是园林生活的三个境界,第一是“休宁”,我们平常周末的时候带着家人逛公园都可以找到这种感觉。“再宿心恬”,这是内心的感觉,是心的安适和愉悦,是个人内在生命和外在园林的一种融通。第三层境界,即“颓然嗒然,不知其然而然”。意思是,没感觉了,天下着雨,就望着外面的湖光山色,什么都不想。大家可以体会一下这种不知其然而然的感觉,那就是发呆,过了多长时间你都不知道,这是非常高级的享受,审美的享受。

        园林是如此的让人快活,园林性格从隐逸性格而来,山水给人这么多的乐趣,特别是有了白居易这种“居易”园林观,于是文人喜爱造园林,文人也有能力造园林,所以就有了文人私家园林这样一种中国传统与中国文人画、书法和山水画这种艺术的一脉相承,绵延不绝的传统艺术。我们有一些房产商、发展商也都会讲求园林设计,搞一个小区就搞一个花园,但是真正的园林生活内在的东西不知道现在的商家有没有去注意、发掘。我觉得传统的园林艺术可以作为遗产来保护,它里面的内涵太丰富了,里面包括了我们中国传统的文化精神太丰富、太深厚了,而且给人带来的感觉是“不知其然而然”,太好了。所以,如果有房产商真的能造出一个有古代文人园林概念的房子出来卖,我认为卖很高的价钱都可以,这个就是文化产业可以提升商品价值,给他带来高附加值。